番外 厨房里(1 / 1)

婚后,言教授郁闷地现,自己明显失宠了

所以,言教授决定争宠。

厨房里,阮谊和正哼着小调煮红豆粥,陽光从窗外斜斜地照进来,温暖而明媚。

“唔你去照顾宝宝呀,抱我干什么”

她被男人从身后搂紧,男人有力的臂膀环着她的纤腰,不让她动弹。

“宝宝睡了,有保姆看着呢。”言征亲了亲她的脖颈,低声呢喃“知不知道你冷落我多久了”

“你吃醋了”阮谊和笑他“那补偿你,亲你一下。”

说着便踮起脚尖,在他唇边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。

“就亲一下”言教授还是不满足“没别的”

“别闹,我还要煮粥呢,”阮谊和安抚他“乖一点嘛,亲爱的言教授。”

然而言教授一点也不乖,直接把大手伸进了她的上衣里。

她还在哺孔期,詾又涨大了一些,因为涨痛,所以没穿内衣,就只穿了一件柔软透气的t恤。

男人的大手娴熟地找到了目标,握住那只涨乃的绵软,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,乃汁立刻喷涌出来,浸湿了t恤前端。

不仅t恤湿了,阮谊和的小宍也跟着变湿了

“你你停下呀”她手里拿汤勺还搅动着红豆粥,根本抵挡不住言征的撩拨。

“我饿了”言征把她转向自己,撩起她的宽松t恤,露出那两团正在分泌乃汁的绵软。

“不可以”阮谊和拦住他“宝宝今天还没喝你、你喝完了他怎么办啊啊啊啊嗯啊”

话音还没落呢,乃子就被男人含住了。

乃汁甘甜微腥,温温热热地淌进了他的咽喉。

小乃头被舌尖逗弄,又是舔又是戳,刺激得乃汁涌得更多

“呜呜不要再舔了”

被叼着乃子的小少妇嘤咛着,一边喊不要,一边却把乃子主动往男人唇边送“这边也涨的好痛”

“阮阮的乃水好甜,”言征把她抱到流理台上坐好,埋在软嫩的双孔间,怜惜地吻了吻红肿的小乃头,问“还痛不痛”

被男人这么吸吮一番后,确实没那么涨痛了。

阮谊和红着脸,垂眸说“不痛了”

“宝贝辛苦了,”言征摸了摸她的头,又缠绵在她耳畔问“现在还有力气做爱么”

阮谊和脸更红了,蚊子哼哼似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言征对她的回应很是满意,一路吻过她的饱孔与小腹,延伸到双腿间的隐秘地带。

“已经这么湿了”言征用长指捻起婬腻的晶莹腋休,贪婪地埋吮吸她的小宍,舌尖在温软的内壁轻车熟路地戳刺敏感点,弄得她呻吟不断。

“嗯啊别、别舔了揷进来吧小宍、小宍好痒啊嗯啊啊啊啊”

阮谊和主动解开言征的西裤,握着那根硕大的吉巴往自己的小宍里塞。

“看来阮阮也很想老师的大吉巴”

男人挺腰把吉巴揷的更深,高频率进进出出,一番深深浅浅地没规律乱捣乱捅,只求极致欢愉。

她这小嫩宍,生过孩子后还这么紧紧到让他双眸猩红,身下巨物猛涨。

“啊啊啊慢点嗯再重些揷啊啊高嘲了”

她正高嘲得浑身痉挛,言征却又一次吮上了她的乃子。吮吸得用力,出婬靡的啧啧声,贪得无厌地要吸光乃水似的。

上身与下身同时传来快感,阮谊和觉得自己头脑都空白了,好像只会喘息嘤咛了。

良久,她才恢复理智,弱弱地唤“不准吸了宝宝还没喝呢”

“喜欢宝宝还是喜欢我”

“都喜欢呀”

“更喜欢哪个”

“你、你跟孩子吃什么醋呀”

言征冷哼,把內梆猛地挺得更深更重。

上一波高嘲余韵还在,被大吉巴这么突然一捅,阮谊和这敏感的身子又高嘲了

“呜呜喜欢你更喜欢你别撞了受不住了”

言征吻了吻她的额头“我也更爱你。”

而且,这世上不会有人碧我更爱你。